趣撸视频在线

AV集中营 中文字幕 近亲乱伦 人妻白浆 爆乳肥臀 狂肏母亲 家庭教师 有码系列 偷情少妇 小姨给我 经典三级 蜜汁喷溅 分手强奸 操哭主播 少妇车震 风骚嫂子 中文无码 巨乳无码 制服无码 人妻无码 学生无码 乱伦无码 无码中文 有码中文 巨乳中文 制服中文 人妻中文 学生中文 中文字幕 国产无码 破处精品 校园春色 高清无码 萝莉资源 制服诱惑 日韩精品 野外勾搭 丝袜美腿 空穴来潮 裸聊萌妹 口暴吞精 乱交群P 百人牛牛 百家乐 斗地主 扎金花 真人直播 ❤️澳门金沙 ❤️官方直营 ❤️大额无忧 ❤️开元棋牌 ❤️送888元 ❤️乐游 ❤️官方直营 ❤️大额无忧 ❤️开元棋牌 ❤️月赚100万

美姐的亲子运动会[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5-18 21:10 编辑   认识美姐的人,很多觉得她是最好的闺蜜,其他一部分,至少也是热于和她做朋友。永远都带着加长加厚卫生巾防备着自己和他人的生理期,背包里的东西一应俱全,反正只要是女人需要的,都可以在她这里找得到。为人亲和,出差在外东西都是自己收拾。至少不像某些老总一样,要个牙签还要派秘书。尽管外表风姿绰约,但是说起美姐的内心,她的手下一个劲啧啧啧道“美总外头穿得再好,里面的内裤又厚又大,一脱裙子,男人看见了能硬起来才怪。”“嗯!真的是这样吗?怎幺可能?”  美姐现在坐在露天餐厅的一角,看到上述文字,消息来自公司群里几个小丫头片子的朋友圈。呵呵,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卫生巾是用了接液体是不错,不过不是为了大姨妈,而是为了接淫水。包里倒是什幺东西都有,但是她们不知道在包包的夹层中,放着永远充满电的小号中号两只自慰棒,一打套套,消毒湿巾,刚从阿媚拿来的生物媚药试验品;当然,一定少不了隔水袋,里面塞满了自己为阿媚伙伴准备的沾满阴道分泌物的超小号三角丁字裤,每次在里面和阴道球交互浸泡不会少于八小时。“我比妓女的包也就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几份文件”。出差时东西自己拎着是怕你们笨手笨脚磕碰开行李箱,掉出肉屄屁眼双头同步自慰器,和成堆的穿过后反复塞入骚屄浸满淫水的超小号三角丁字裤。至于最后的生理期内裤,里面包着卫生巾和超小号三角丁字裤,外加一只小号自慰棒已经把功率开到了80%。美姐想到这里,皱了皱眉,估计淫水快塞满了,需要去换加长加厚卫生巾了,扭扭捏捏向厕所走去。  一个好餐厅的周一晚间也是忙碌的,美姐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够安静,食客们素质都比较好而且交谈时声音非常小,服务人员距离较远,就算自己忍不住自慰器的刺激,偶尔一声呻吟估计他们也听不到。喜欢冒险是美姐一直以来的习惯,感谢上天的眷顾,每次她的冒险都能带来超乎预计的大利益。“哗啦!哗啦!”美姐回头一看,一个中年男人酒醉后碰到了她身后餐桌,摇摇恍惚向她走来。餐厅服务员虽然训练有素,但是因为距离比较远反应不及时。男人往前晃动了一下,重重地将美姐扑倒在地嘴里嘟囔着“阿怡!”就不省人事。美姐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跳,倒地的瞬间肉屄里的自慰器小小偏斜了一下,美姐阴道的肉壁没有加紧,溢出的淫水有一点多。“没事吧!美姐!美姐!”餐厅领班的声音有点变形,让美姐觉得他有点大惊小怪,看到自己的下体瞬间明白了。溢出的淫水湿透了裙子的大部分,伴随着肉屄里的骚气,领班因而误以为美姐被撞尿了。美姐对这事哭笑不得,只得进洗手间先自行清理。  出了卫生间,看到领班反复推搡男人,想获得他的通讯方式好方便让家人来领走,领班用男人的手机拨打了还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来,不得已只得查看身份证“”**路**号**小区**单元**室“。美姐隐约觉得男人很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美小姐,真不好意思,今天一切都算我的,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的事情怨我们,我们可以承担一切损失。“餐厅经理实在不愿意得罪美姐,颤抖着向美姐道歉。”没事没事,你去忙吧。哦,对了,我认识他,麻烦你叫一辆车送他回家,钱算我的。“”美姐。这怎幺好意思,您不用操心,事情交给我吧。“美姐暗想总算帮男人逃过一劫,免去了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天,美姐的秘书告知美姐有客人找他,并且递上了名片”陈水?陈水!“美姐似乎想起了什幺,飞快地向会客室跑去。会客室中,男人慢慢转过头,是昨天餐厅里的醉酒男人,也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心怡的丈夫——陈水。”陈大律师,这幺多年你和心怡也不找我,亏你们还算我的朋友。“美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阿美,心怡去世十年了。“陈水慢慢扶助有些激动的美姐,慢慢告诉她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原来,早在十年前,美姐还在国外,刘心怡因为车祸而去世,因为没有美姐的联系方式,所以这十年来一直没有找到美姐。而今天,陈水不得已来求美姐,是因为他和心怡的独生儿子,正在美姐注资的一个公司上班,因为殴打上司被拘留了。熟悉法律的陈水深知其中利害,决定求美姐帮忙救下自己的儿子阿宏。这种事情对美姐来说易如反掌,几个电话过去,美姐开车和陈水一起去看守所接出陈宏。  不料父子相见,两人就是动起手来,扭曲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直到看守所的警卫帮忙才勉强将二人分开,在回城的车上,美姐嬉笑看着两人,又好气又好笑。在两人的言语中,美姐勉强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陈水忙于事业,对家庭照顾不周,心怡独自一人带着陈宏十分辛苦。后来在下班时因为心怡遭遇车祸去世,陈宏把所有原因归结于陈水对家庭照顾不周,所以一直以来对父亲采取敌对态度,两人几句言语不和就会动手相向。美姐心里暗自对心怡有了一份愧疚,于是带着父子俩一起去自己熟悉的酒吧借酒消愁。几个小时以后,美姐勉强把喝醉的二人送进家门扶进了各自的房间,帮助两人收拾干净,美姐留在了陈水的房间。陈水裸睡在床上,四十岁的阴茎摊在小腹之下显得有些猥琐。美姐慢慢扶助阴茎,只是伸出舌头简单摩擦龟头,一股雄性荷尔蒙的气息伴随着浓烈地骚臭味袭来,充斥在美姐的银牙贝齿间。看来水爸应该是很久没有碰女人了,几次深喉之后,龟头就受不了刺激将精液一泄而出。美姐又将动作重复了一次,这次的阴茎明显适应了来自外部的刺激,坚持了好一会儿,才将精液完全射了出来。美姐帮陈水盖好被子,悄悄关上门,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美姐一开机就接到了陈水的电话。”阿美,昨天晚上了我做了什幺?我对不起你?“”什幺啊!我不知道啊!“”你别这样,阿美,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请你相信,我会负责的。“”阿水,想不想和你的儿子重归于好?“”阿美,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就问你想不想,你要是不回答,我就挂电话了。“”想,肯定想,要我怎幺做。“”明天下午三点,叫陈宏到我指定的地方去,地址我会发给你,你就说,美姨要告诉他一个关于他妈妈的秘密,他一定回来的。“美姐挂掉电话,拨通内线电话给秘书。”艾达,帮我推掉明天下午的所有工作。“第三天,阿宏站在美姐家的门口,心里有一些忐忑。”门开着,你自己进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忙。你先坐吧!“阿宏进到客厅,慢慢坐了下来。”啊来了。“阿宏转过头,看到美姐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盘起的头发下隐藏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翘鼻梁樱桃小嘴,脸颊肉肉的,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欧美样式的两件套七分袖睡衣,胸前的V字领几乎扩到了衣服的两侧,外罩衣的扣子耷拉在两旁,匀称丰满的乳房没有了胸罩束缚,因为纤纤玉足的移动而肆意颤抖着。下身的裙子勉强可以遮住屁股,但是从外表看不到内裤的痕迹。”应该是没有穿吧!“阿宏默默想到。美姐在阿宏对面坐下,翘起了二郎腿,细腿玩味交叉着,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阿宏这才后悔忘了观察美姐有没有穿内裤。  ”美姨,有什幺事你直接和我说吧!“阿宏的声音了带着一丝不安,或许,是一丝被压制住的冲动。”阿宏,如果你妈妈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阿姨,妈妈去世很多年了,但是妈妈在我心里一直没走。如果是关于妈妈不好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谢谢,再见。“”阿宏,喝了这杯茶,我慢慢告诉你,你自己判断是好是坏。“看到阿宏慢慢将茶水咽下去,美姐慢慢站起身来,双手慢慢绕到自己背后。”嘶啦“一声,美姐的睡衣断成几块,胴体完全展示在阿宏面前,散发着淫荡的诱惑。  美姐示意阿宏坐下,慢慢靠在阿宏身边,将阿宏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左乳房上,慢慢对阿宏说起了往事。”你知道你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同学心怡,肉屄是谁最先开发的呢?“美姐帮助阿宏脱下所有衣服,双手抓住了阿宏的阴茎,慢慢抚摸起来,男性的本能让阿宏瞬间勃起。阿宏想直接推到美姐进入,美姐笑着说道”和你妈一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让美妈妈来教你吧。“你妈在认识你爸爸以前,和我住在同一个宿舍,宿舍就我们两个人。起初你妈十分害羞,见了男人说话都是低头细语。有一天宿舍里就我一个人时,我在自己玩,恰好被你妈碰见,她脸一红就跑了出去,直到熄灯后才回来。”美姐说着说着让阿宏躺平,双手开始为阿宏手淫。几下刺激过后,美姐的舌头缠上了阿宏的龟头。美姐的速度力道都不强烈,每次龟头微微透出就又被包皮包上,但是美姐的舌头始终抵住龟头,让阿宏感觉自己的龟头被美姐的舌头吞噬了一样。几十分钟后,阿宏的阴茎又比刚才大了一些,充血的阴茎皮肤下,静脉血管隐约可见。美姐把两人的姿势变成69,阿宏则像狗饮水一样攻击着美姐的小穴,骚浪臭甜咸的淫水一股一股流出,偶尔伴随着美姐阴道的收缩,水流时快时慢仿佛活了一样。美姐感到差不多了,起身用女上位将阿宏的肉棒纳入自己的肉屄。  美姐套入动作非常慢,对阿宏的阴茎多了几分调戏,几次慢慢纳入后又慢慢起身退出,只是局限于龟头上下一点点;阿宏在下面则是十分难受,被美穴包裹的龟头感受到温度和力度十分美妙,而阴茎的空虚的部分此刻更加骚痒,冰凉的空气实在比不上美穴里那个让人舒服的温度。美姐玩弄了几分钟,看到阿宏脸上的变化就明白了他的心思,美姐仿佛丝毫未被阿宏的欲火而打动,就在阿宏打算起身改变姿势时,美姐一个下坠把整根阴茎吞入自己的肉屄中。阿宏还沉浸在自己的阴茎被美穴全部包裹的惊喜中,美姐却近乎疯狂地加快了速度。美姐时而挺身靠近阿宏面部,时而向后退去远离阿宏;阿宏的阴茎变成了支撑美姐运动的轴心,仿佛有万千只手在拨弄着阿宏阴茎,似乎要把它撕裂一般。“啊~~啊~~~阿~~~好阿宏!死阿宏!哦!~~~~~嗯!~~~啊!~~~阿!~~~操死美妈!~~~~~嗯!~~~啊!~~~阿!~~~乖儿子操妈妈!~~~~~嗯!~~~啊!~~~阿!~~~阿宏使劲操!~~~~~嗯!~~~啊!~~~阿!~~~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嗯!~~~啊!~~~阿!~~~大鸡吧儿子操妈妈了!~~~~~嗯!~~~啊!~~~阿!~~~不要停!” 处男阿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几分钟不到,精液就塞满了美姐小穴。美姐让鸡巴在自己的小穴里留了一会,起身用丁字裤塞住小穴,慢慢对阿宏讲述了她和阿宏妈妈刘心怡和阿宏爸爸陈水的故事。原来,被发现后,美姐就在某一天晚上在心怡的牛奶里下了药,配合着媚药的作用,当晚美姐就用跳蛋和自慰棒淫了心怡,被调教后的心怡十分喜爱性爱的刺激,两人正式从室友变成淫荡的伴侣。美姐和心怡变成可以分享一切的闺蜜,甚至在心怡和陈水的婚礼当晚,被下了药的陈水在不知不觉中享受了美姐和心怡两个人肉屄的轮番攻击。“阿宏,别看你爸爸现在很普通,那一晚他是勃起了四次,让我和你妈搞得射了四次,每次质量都不错哟。说实在,刚才你的茶里我下了药,你的性爱质量还是不如你老爸当年。”美姐一边说着一边刺激着阿宏的阴茎,期待着阿宏再一次的勃起。几个小时以后,恋恋不舍的阿宏离开美姐家,美姐的计划算是进行了一半。美姐让阿宏和水爸三天后一起再来自己家,阿宏和电话那头水爸居然一起答应了。美姐送走阿宏,拨通了一个电话。“阿红,小屄寂不寂寞啊,美姐求你点事情。”  第六天,阿宏和水爸在美姐的客厅里,看到美姐和阿红样子,一脸诧异:两个女人头戴可爱猫的面罩,都是透明肚兜+三绳薄纱超小号丁字裤的打扮,美姐是黑色阿红是粉红色,两人丁字裤的系绳中间那条正捆绑着一个小号自慰器在两人的小穴里蠕动着,滴滴答答的淫水一路走一路流下,两腿之间都是黏黏地淫液。“为了弥补和改善你们父子的关系,我和阿红为你们俩举行一次淫乐亲子运动会,亲子运动会现在开始。第一项:口嚼淫液丁字裤。规则如下:在阿红的小穴里依次放进黑白黑白黑白六条丁字裤,你们二人依次上场,只能用舌头叼出其中一条。如果出来的丁字裤是自己选择的颜色,就算胜利;如果不是,最终的处罚是失败者咀嚼六条丁字裤。”旁边的阿红已经准备完毕,六条超小号丁字裤只留下绳子飘荡在外边。“记得不要摘下人家阿红的面具哟,人家是来帮我的,不要让我难做哦。但是,阿红十分淫荡的,要是人家不满意,你们两个也要负责哟。”美姐一边说着一边帮两人脱去衣服,父子二人趁机各自抓住美姐的一个乳房,肆意揉搓着。  亲子运动会正式开始,阿红把自慰棒换到屁眼里。阿红紧紧夹住屁眼里的小号自慰棒,分开大腿慢慢坐到沙发上成M型,肉头上的红色乳头尖子随着屁眼的骚动一点一点颤抖着。阿宏选择了白色,便慢慢在阿红面前跪下,左手灵活的分开有些阻碍的阴唇,慢慢地将舌头伸了进去。舌头直直地插进肉屄,骚臭的味道里伴随着一点点咸味。阿宏的右手则是恶作剧插进阿红的屁眼,狠狠顶着阿红自慰棒的底部。“……啊!……阿!……啊!死阿宏!啊!嗯!……啊~~~!…姐姐屄好痒!……啊!……阿!……啊!舔进去!舔我!舔我!……啊!……阿!……啊!嗯!……啊~~~!……啊~!……阿~~~!……啊~~~!舔烂屄!舔浪屄!……啊!……阿!……啊!我的屄好爽!屄要鸡巴!嗯~~啊…… 啊!嗯!……啊~~~!阿宏操屄!阿宏操阿红的小穴”阿宏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比赛目标,隔着阴道里的各种超小号丁字裤舔了五分钟后,才用舌头慢慢开始勾动其中一条的系绳,慢慢勾出出来。“啊哈,颜色不对,不对,还是没用哦。”阿红满头大汗地嘲笑着阿宏,阿宏垂头丧气走向一边。  “臭小子,没用吧!看你老子我的。”水爸慢慢走向阿红,手指开始慢慢骚动阿红的阴蒂,经过训练后的阿红异常敏感,几次刺激下来,淫水有多了一些,绳子也就随着向外一点。水爸慢慢伸进舌头,一下子就勾住了一条绳子,但是没有马上退出来,而是伴随着阿红身体蠕动的节奏,进进出出阿红肉屄。“……啊!……阿!……啊!水爸!你好能搞!……啊!……屄心子好痒!……嗯!……啊~~~!…不要!不要!……啊~~~!……嗯!水爸!……啊!……啊!快点操阿红!操阿红的浪屄!……啊!……啊!……啊!好舒服!”几分钟之后,阿红的肉屄抖动速率完全被水爸的舌头控制着,屁眼的里自慰棒已经脱出。而伴随着水爸的一次次冲击,阿红的越来越兴奋,脸色绯红而且呼吸也变得上气不接下气,分开的M型大腿缠绕住水爸的脑袋,似乎恨不得完全把水爸塞进小穴里面。“……啊!……啊!……啊!……啊!”阿红瘫坐成一堆,水爸慢慢站起身,慢慢从嘴中吐出一条黑色超小号丁字裤。“愿赌服输,儿子。”阿宏没有办法,阿宏慢慢接过老爸手里的丁字裤,连同自己勾出的第一条还有阿红肉屄里浸透的另外四条,一起塞进自己的嘴里咀嚼起来。阿红,美姐和水爸看着阿宏不甘愿的眼神,狂笑不止。  一番刺激下,父子的阴茎都昂首起来,美姐一手一个把玩着两个人宝贝,让两人面对面站着,伸出舌头隔在两条淫枪中间。“淫枪洗玉舌,美姐完全给二位口交,谁先射精就算谁输。”阿红说罢就坐在沙发上,慢慢看水爸和阿宏的表演。两个男人的龟头中间,美姐的舌头反复摩擦着,阿红的淫水和原本龟头上的污垢被美姐用口水混在在一起,黏黏地混做一团。但是美姐仿佛是在咀嚼世间少有的美味,两个男人的阴茎很快勃起到最大状态,男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交错间三人都透出一种自身舒服的感觉。水爸毕竟年龄大了一些,几次被美姐的舌头刺激后,兴奋地声音里透出了更多的急迫。美姐真是一个懂得男人心的妙人儿,慢慢站起后继续用双手为两个阴茎进行手淫,时而急促时而缓慢。美姐一会望向水爸一会看着阿宏,一双俏目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两个男人来淫乐了自己。“阿宏,今天爸爸让你,你要先操美姨还是阿红姐?”“老爸,今天我就做一个孝顺孩子,你干美妈,我去操阿红姐。”语音落罢,阿宏扑向了阿红,阿红假意闪躲,柰不过阿宏年轻的身手,几次抵抗后就被阿宏按到的沙发上。水爸也已经紧紧控制住了美姐,也轻轻地把美姐放到了沙发上。两个女人身上的几丝布缕被清除干净,平常生活里的女强人此刻趴卧在沙发的两端,翘起的臀部面对着两个饥渴淫徒的阴茎。本来被口水淫水沾湿的阴茎此刻蓄势待发,骚臭的味道刺激着两个女人,让她们流出更多的淫水。“……啊……死阿宏!轻点!”阿宏的阴茎一击到底,让阿红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啦,肉屄里的淫水像是泄洪一般,仿佛要借助水流的力量阻挡住阿宏的淫欲。“后生仔,没用的,看你老爸的。”水爸则是从后面温柔地握住美姐的乳房。玩弄了几下,水爸用指头捏住两颗红樱桃,借力把宝贝插入了美姐的肉屄里。水爸不愧为床上老手,头几次在儿子看来仿佛插不进去,但是美姐的欲望被他充分调动起来,居然能够扭动腰身用下体套弄水爸的阴茎。“真舒服……!好爽!……阿水来操我!……啊!轻点!……再来!往里面些。”美姐面部的红润仿佛在告诉大家肉屄里的鸡巴正在搔弄着她的肉屄花蕊。水爸并没有配合美姐的动作,龟头只是浅浅地插入美姐的小穴,时不时还完全退出,紧紧依靠龟头摩擦着美姐的小穴。美姐的心里却是越来越痒,翻滚的淫液这时候滴滴哒哒沾满了沙发。水爸看调戏了差不多了。扶住了美姐的肉臀,又向前推进了一节,尝到了好处的美姐岂能放过这根宝贝,扭动了几次便把宝贝完全塞了进去。美姐的双乳被水爸死死掐住,上身微微抬起,后臀反而把水爸的鸡巴夹得更近了,一种来自下体的紧绷窒息感舒服了水爸,伴随着淫水运动起自己的宝贝来。“操我!……啊!好鸡巴操我!……啊!……啊!再用力一点!使劲操浪屄!……啊!……阿!……啊!操我的屄!阿水爱爱我!……啊!……阿~~!……啊~~~!……啊~!射到我的贱屄里!……啊~~~!……啊~!……阿~~~!……啊~~~!不要停!用力!……啊!……阿!……啊!好棒!好满!……啊!……阿!……啊!操我!操浪屄!阿水操阿美啊!……啊!……阿!……啊!”  而在沙发另一头,阿宏只是靠身体的本能来抽插着阿红。阿红晃动着C罩杯的乳房,全身颤抖着感受着阿宏的野蛮,虽然每次的刺激总是差一点就到高潮了,却总是被阿宏的快速活塞运动而打断,见到吃不到更让人着急。“阿宏,慢慢来,你不是前几天让美姐教过你吗?”经过水爸的一番提醒,阿宏的动作越来越让阿红感到舒服,阿红感激得向水爸抛了一个媚眼,水爸则是狠狠用手着糟蹋阿红乳房作为回报。深浅插入交替以后,阿红的叫床声盖过了美姐。“不要!……水爸!好痛!……啊!……啊!……好痛!……啊!……好棒!阿宏好棒!……啊!……插我!!……啊!……啊!……啊!”阿宏也跟着兴奋起来“小浪屄要我插哪里啊!”阿红再次呻吟道“不要啊!……插我阿红的浪屄!……啊!……啊!……好痛!……啊!我要了!使劲操!……啊!……啊!……好大啊!……啊!”毕竟已经被阿宏和水爸用嘴调教了两次,阿红的肉屄很快就达到了高潮,身体抽搐了几下,淫液喷出了更多,粉红色的肉屄内壁里,白色而粘稠的淫液湿哒哒包围着阿宏的阴茎。阿宏却还是意犹未尽,阴茎坚挺着,被淫液滋润后,青筋也暴露出来,如同钢铸一般。“乖儿子,来操你妈妈,操你美妈妈。我们一起操”水爸呼唤着儿子,拔出了自己的阴茎,看来他也没有射精。阿宏扶开阿红,和爸爸还有美姐一起换了姿势。阿宏平躺着,美姐轻轻摇动淫臀,便将阴茎塞入小穴,水爸则趁机将美姐放倒,自己的宝贝在美姐的菊花外摩擦了几下,便插入了美丽的菊花中。三人动作十分缓慢,都不愿意放弃享受这亲子时光。美姐的淫液又流出了一些,与阿红的紧致肉屄不同,美姐通过阴道球训练出的层层褶皱让阿宏的每一下动作都有不同的新鲜感。而后庭中,水爸这个床上高手则是直捣黄龙,紧致后庭传来一阵阵撕裂感,让美姐感到既兴奋又屈辱,一丝屈辱感让肉屄的淫液又多了一些。“我操了美妈!妈妈!阿宏棒不棒!”尽管是第二次性交,但是阿宏对美姐小穴的迷恋依旧没有减淡。“阿美,操你的屁眼爽不爽,你真是欠干啊!”  说话间父子二人动了起来,阿宏只是狠狠地抽插,而水爸则是深深插入后又慢慢拔出,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一个独特的节奏,让美姐完全了失去了支配自己身体的本能,任由他们玩弄着肉屄和屁眼,一对乳房也无数次被挤压捏扁。“!操我!操我的痒屄!操我的屁股!……啊!……啊~~!用力一点!……啊!……啊~~!……啊~~~!……啊~!……阿~~~!……啊~~~!不要停!操我!操我的小浪逼!阿宏!……啊!……阿!……啊!好棒!好满!阿水射进去!射我!射我的屁眼!……啊!……阿!……啊!射进去!射我!射我!……啊!……阿!……啊!我要!嗯!嗯啊!……啊!……阿!……啊!”几十分钟以后,伴随着美姐的一声“嗯啊!”,三人的淫宴结束了。伴随着前后的抽搐,菊花里和肉屄里的精液混合在一起,伴随着淫液沾满了美姐的两腿之间。  “运动会没结束你们坏坏,要处罚哟!”“阿红你随便搞我们就好了。”看到两个男人爽快地答应了,阿红一脸兴奋地从下体摸出两条超小号丁字裤,黏黏地淫液混杂着阿宏的精液,分别塞入水爸和阿宏的嘴里。男人们似乎并不抗拒这种处罚,水爸抱起了美姐,阿宏拥抱住阿红,四人疯狂舌吻起来,当然了,不论舌吻的目标如何变换,姐姐们的内裤始终在口腔里搅动着。四人互相刺激了几分钟之后,水爸的肉棒插进了阿红的肉屄,而阿宏则是正式对妈妈的好闺蜜美姐的菊花强行塞入。  精液很快就塞满了两个淫邪女人的肉体,两人起身站起都能感到肉屄和屁眼满满地,微微颤抖的肉体感到无比快乐和满足。两个男人早已经瘫倒在地,但是不忘时不时摸一摸女人的乳房,抠一抠小穴和菊花。最后,父子干脆交替着用舌头攻击女人们的小穴,溢出的淫液一滴都不肯放过。“心怡,我算是帮了你们一家人这个忙了。”美姐一边享受着来自下体的快感,一边想到。  字节数:16936 【完】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dn888ad@gmail.com

以上网站内容均与本站无关,本站只为海外华人提供导航服务,未满18岁禁止点击本导航内站!!!

Copyright © 2019 quluge. All Rights Reserved.